<床底下>

flat,550x550,075,f  


電視上的兒童頻道節目切回到了主持人收尾的畫面。

『各位小朋友們,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再見噢!』妝很濃的主持人用著連六歲小孩可能都嫌有點矯情的口氣,大動作地揮揮手,節目片尾曲開始播放。

馬克讓視線從電腦螢幕裡密密麻麻的報表和電子郵件中,轉移到了電視前的沙發,小潔西卡沈默的不發一語,眼神根本沒看電視,而是盯著牆上,指向九點鐘的時針。她眼神閃爍著,靜靜的咬著指甲,左手抓著東尼,她的泰迪熊。

小孩,總覺得自己聰明,但他們的神情,大人們都看在眼裡。

馬克嘆了口氣,起身,把電腦螢幕蓋了起來。他與潔西卡眼神交會。

『親愛的,睡覺時間到了喔!』馬克用著他最溫柔的聲音,摸著潔西卡綁的鬆鬆亂亂的馬尾。

『不要...』潔西卡大力地搖頭。

『為什麼又不要呢?』馬克早就知道這個答案了。

『床底下有怪物...』潔西卡緩緩地說,不知一絲世間險惡的眼珠子裡泛著淚光,東尼泰迪熊的脖子被她勒得緊緊的。

『怎麼會有呢?我們不是一起看過了嗎?床底下什麼都沒有啊!』馬克微笑著和潔西卡說。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耐心可以這麼好,直到當了爸爸那一刻起。

『我要媽媽....以前媽媽陪我睡的時候都沒有...』潔西卡斗大的淚珠從小小的臉頰上面滑了下來。

馬克在心裡嘆了口氣。

『我們不是說過了?媽媽有事要做,到國外去了啊,很久才會回來啊,所以爸爸會照顧你嘛!爸爸也會哄你睡啊,只是爸爸要上夜班,會很忙嘛...』耐著性子,他用白襯衫的袖口把寶貝女兒的淚珠一點一點的擦乾。

當你想要止住小女孩的哭聲時,有些謊,一定得撒。

『我不敢上去...』潔西卡望著通往二樓的樓梯,緊抓的東尼不放。

『那好,爸爸先去,看看床底下有沒有怪物,好嗎?你和東尼在客廳等爸爸?』

潔西卡想了一下,鬆開了應該快要窒息的東尼,點了點頭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女兒的房間是當時他和泰瑞沙一起佈置的。兩人結婚的晚,對於小孩當然就更有所期待。知道是女兒的時候,泰瑞沙挑了這個粉紅色的壁漆顏色。

女兒的床單和地毯都是她最愛的泰迪熊圖案,綁了紅色領結的那種。

馬克把鞋子脫了,赤腳走進了女兒粉紅色的溫暖房間。他思考了一下,沒有開燈,順著灰暗月光裡的房間輪廓,走到了靠窗前的小椅子,對著床坐了下來。

他看了看窗外的半輪月,仔細聽了聽院子裡樹葉搖曳的節奏,享受一下這一兩秒間獨處的寧靜。

然後,他嘆了口氣。這口氣很長,很久,很無奈,很哀傷。

『別躲了,妳嚇到她了。』馬克深呼吸,這幾句話緩緩地脫口而出。

月光撒在卡通床單上,但床底下泛起了一股黑煙,關起了窗子的房間裡,馬克感到一股風,吹起涼意。

那黑影像霧,也像乾冰,在暗暗的光裡結成了一個形體,模糊的身形還看得出曲線,模糊的面容還看得出輪廓,霧氣裡,還有著熟悉的香味。

那黑影開口,聲音沙啞,但熟悉。

『對不起...我好想她。』

『我知道...我知道。』馬克幾近哽咽著,對著泰瑞沙的黑影說著。

『妳一定是躲床底下被她聽到,讓她做噩夢了。她這幾天都不肯睡。』

『我...只想多看她幾眼,我怕你忘了幫她蓋被子,這幾天很冷。』

『妳...還能待多久?』馬克看著黑影,問了他知道得不到答案的問題- 離那次意外,已經過了半年了。但泰瑞沙每天晚上,都還能在女兒的房間出現。

起初,還能看到完整的臉龐,而漸漸的,她的輪廓和身形都變得模糊了。

『我也不知道....我忘記越來越多事情了...關於我們。』那黑影用了可能是啜泣的聲音,低沈地說。

『但我不想走...』

『我知道,我當然知道。』馬克的眼淚落下。

『但今晚別出來了...妳嚇到她了。』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電燈一開,迎接潔西卡的是熟悉的,一塵不染粉紅色房間。

『你看,爸爸檢查過了喔~沒有怪物。』馬克牽著越來越重的女兒,溫柔的說。

潔西卡的表情,終於輕鬆了一點。

『那床底下呢?』潔西卡和東尼泰迪熊,四隻眼睛看著馬克。

馬克輕步走過,把卡通床單掀了起來。

床底下什麼都沒有,連一絲灰塵都找不到。

『沒有怪物喔~寶貝。』馬克摸了摸她的頭,看著她的眼神從不安,終於露出一點微笑。

『睡覺了好不好呢?』

潔西卡想了一下,微笑著點點頭,把東尼放在另一邊的枕頭上,自己也鑽進被窩裡。

『爸爸,真的沒有怪物喔..?』臨睡前,潔西卡與月光一齊閃亮的雙眼,望著他,問著最後一個問題。

『沒有。』馬克微笑著,心裡痛著,摸著女兒的娟滑髮絲。『什麼都沒有。』

當你想要哄一個小女孩入睡時,有些謊,一定得撒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ebastian H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